【1314隐秘行动队】(03)【作者:startpantu9】 另类小说

zse78456 3月前 8803

作者:startpantu9
字数:8803
  


  

      ***    ***    ***    ***
  1。作为坐骑,度过一生刘青山最终屈服与自己的欲望,「我已经不能离开
久美子了……」刘青山低头就要舔干净对上的精液。可是就在他将要舔到的时候,
一直玉足拖住了她的下巴,「真是没出息的男人,尽然下贱到要舔自己射出来的
精液也要来讨好女人。」久美子嫌弃的说道。「你这样没用的奴隶留着也是浪费
……」久美子双手抱胸说道「或许你可以体现一下自己的价值,说不定我会改变
主意……」

  刘青山爬到久美子脚下,哀求着久美子「主人求求你收下我吧。我会好好努
力的% ……」

  久美子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你现在的样子,真让我感到恶心,不过……」久
美子用脚抬起刘青山的下巴,「你如果告诉我你们大部队隐藏的位置,说不定我
会考虑看看……」

  刘青山身体一震。告诉久美子大部队的位置,这等于是将很多战友的生命送
给小日本,怎幺办?自己真的要这幺做吗?久美子看出了刘青山的犹豫,弯下腰
来,看着刘青山的脸颊,「贱货,你现在还有思考的余地吗?呸!」久美子一口
口水吐在率刘青山的脸上,刘青山被这突如其来的羞辱惊得呆住了,也对,自己
都已经这样了,都已经变成久美子脚下的一条狗了。可是就算是这样……

  就没看着刘青山的表情知道现在需要再加一把火,让他彻底的堕落才行,现
在是关键时刻,久美子拿出了一条丝袜,双手撑开用裆部对着刘青山,「贱狗,
想不想要主人的丝袜?想不想痛快的射出来呢?」久美子将手中的丝袜贴近刘青
山,浓烈的味道开始侵袭,刘青山的身体开始发热,疲软的肉棒又一次焕发了活
力。这一切都被久美子看在了眼里,「贱货,赶快屈服再主人的圣物之下吧,你
已经是一个没有主人圣物就无法勃起,而且无法发射的变态!!」疾风骤雨般的
羞辱让刘青山整个人陷入了快要崩溃的边缘。刘青山发狂似得挡开了久美子向自
己套来的丝袜。猛地的站起来。大喊着像远方跑去……

  对于刘青山能最最后时刻挣脱自己的控制,久美子显然是没想到的。「哦?
尽然还能保有最后一点理智。不过,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小贱狗,你会后悔的
……」久美子看着逃跑的刘青山,嘴角露出了残忍的笑意。

  逃跑的刘青山和大部队回合后,便和政委请示,说自己身体不舒服,连续很
多天将自己关在房里,看着自己疲软的肉棒,无论自己用什幺方法都不能勃起,
就算自己偷偷的将仰慕自己的小花约出来,准备上床也是。再小花疑惑的眼神中,
刘青山明白了,自己是完全的被久美子控制了。不会又如果,自己已经完全的落
入她的陷阱了。怎幺半?现在自己只要一闭眼就是久美子那天想要用丝袜套在自
己头上的画面。而画面中,自己伸着舌头像一只贱狗一般,将自己的脑袋伸进久
美子的丝袜,然后套着她的丝袜开始自慰,久美子踩着自己的脸,一脸轻蔑的看
着自己,辱骂自己,自己的心灵乃至灵魂都是一条下贱的畜生。刘青山翻出了当
初从监牢里边逃跑是带出的丝袜,捂在自己的脸上,幻想这被久美子无情凌虐。
卖力的撸动这自己的下体,,闻着久美子的丝袜,刘青山肉棒用肉眼可见的速度
勃起,快感像是潮水一般,一浪接着一浪的冲刷着自己脆弱的神经,可是这双丝
袜逼近已经过去了很久,就算有久美子的味道,现在也变得很淡了,完全不能满
足已经病入膏肓的刘青山。刘青山双目赤红的撸动着自己的肉棒,可是这双丝袜
味道实在是太淡了,仅能维持刘青山的勃起却完全不能让刘青山真正的发泄出来,
欲望高涨却不能发泄。这无疑是最残酷的酷刑,刘青山无论怎幺努力,都不能发
泄,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炸开了。刘青山恨不得将久美子的这双丝袜吞到自己
的肚子里,可是刘青山知道这样是无济于事的,现在自己唯一的出路就是去乞求
久美子,可是如果自己去乞求就没字的话……

  去还是不去?一边是欲望一边是理智,刘青山的内心正在天人交战。最后看
着自己因为不能得到发泄已经变得紫红的肉棒,刘青山还是便给了欲望,刘青山
躲过巡夜的战士,偷偷的离开了营地。

  久美子在哪里?刘青山思来想去,难道去被炸掉的军火库去找她吗?她一定
不再,那幺自己知道的地方就剩下一个了……刘青山沉重的步伐往那个曾经关过
自己的监狱行去看着出现在牢房门口的刘青山,久美子嘴角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你来来?是不是给我带来了好消息呢?」刘青山不再压抑自己,见到一身女王
装的久美子,尤其那过膝长靴,让自己欲罢不能,急忙扑到在地上,爬着来到了
久美子脚边,伸出舌头就像去舔久美子的长靴,久美子灵巧的躲开,用长靴将刘
青山的脑袋踩在地上,「你着贱货!没有经过主人允许也想要私自碰触主人的靴
子吗?你要清楚自己的身份,你就是主人脚下的一条狗!」久美子用长靴碾压这
刘青山的脑袋,一脸鄙夷的说道「怎幺?你特异这幺老远过来就是为了来展示你
的下贱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可以回去了,我不许要没用的狗」久美子松开
了踩着刘青山的脑袋的靴子,再刘青山脸上踢了一脚,将他提到另一边。

  刘青山像是一天被主人嫌弃的哈巴狗,再次爬到了久美子的脚下用讨好的语
气说道「主人,我已经不能离开你了,我已经完全的被你征服,你现在就是我的
全部,你让我做什幺我都答应,求求你给我吧……」刘青山抱着久美子的腿苦苦
的哀求。

  久美子得意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你这也配成为最优秀的战士吗?现
在还不是像一条狗一样的再哀求我。现在,伸出你的狗鸡巴!让我看看,你这狗
东西还有没有用!」刘青山如蒙大赦,急忙脱掉自己的衣服,将自己的身体一丝
不挂的呈现在久美子的面前,久美子用长靴勾起刘青山的肉棒,用足尖微微的踢
着刘青山的蛋蛋,本来只是简单的刺激,可是,看着高高在上的女王,刘青山已
经完全不能自己了。肉棒飞快的膨胀了起来,久美子露出了残忍的笑意,猛地用
力,将刘青山的肉棒狠狠的踩在地上,靴子的纹路加上地上的沙土,让刘青山的
肉棒异常的难受,久美子完全没有怜惜的意思,踩着刘青山的肉棒开始再地上摩
擦践踏,。

  「啊!啊!」跟着久美子的动作,刘青山渐渐的爽的喊了了出来,久美子冷
笑的说道「爽吗贱货?还又更爽的等着你!」久美子抬起踩着刘青山肉棒的长靴,
狠狠跺了下去,这下可是给了刘青山重击!刘青山疼仰头痛呼。可是久美子非但
没有怜悯,而且将另一条腿也抬起来,单脚踩在了刘青山的肉棒上边,虽然久美
子看起比较苗条,但是一个大活人踩在肉棒上边,相信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刘
青山抬起头来含着泪水对着久美子哀求道「求求你主人,饶了我吧,我不行了…
…」

  「啪」久美子一个结实的耳光摔在了刘青山的脸上「说谢谢主人赏赐!」久
美子冷冷的说道。刘青山只能用卑微的语气说道「谢主人赏赐……」

  「啪!」「谢主人赏赐」

  久美子单脚踩在刘青山的肉棒上边来回的扭动,同时挥起玉手,不停的扇着
耳光,而刘青山已经完全失去了尊严,每次被打耳光都下贱的回答谢谢主人赏赐,
随着久美子越来越频繁的耳光。刘青山觉得不再那幺屈辱,相反不停的被久美子
羞辱,自己的心底尽然升起了一丝丝被虐的快感……反观久美子随着对刘青山的
凌虐,她显得越发的兴奋。「哈啊哈哈!贱货!贱货!你就是脚下的一条贱狗!」
久美子用力的甩了刘青山几个耳光,可能是累了,从刘青山身上下来,做到旁边
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对着刘青山说道「滚过来,一边舔着我的靴子!一边撸
你的狗鸡巴!然后用你的精水将主人的靴子洗干净!」刘青山像是听到了圣旨,
急忙爬到久美子的脚下,虔诚的舔舐这久美子的长靴,而自己的双手这抓着自己
已经破皮的肉棒,疯狂的撸动,有久美子散发着浓烈足味的长靴,刘青山很快的
就射出来了,然后很乖巧的将自己伸出的精液,涂抹再久美子的长靴之上。然后
用自己的舌头很认真的擦拭这久美子的长靴,不多时,涂抹再长靴上的精水用完,
刘青山站在撸动自己的肉棒,将射出的精水涂抹然后继续刚才的工作……

  看着如此的刘青山,久美子知道,自己已经完全的征服了这个曾经骄傲的战
士,现在的他已经完全不能称为人了,现在是自己收网的时候了。

  久美子一脚踢开刘青山将长靴踩在他的胸膛之上「贱货,想必你又好消息告
诉我吧?嗯?」久美子踩着刘青山的长靴碾压了一下。刘青山享受的喘息了一声。
抱着踩着自己的长靴说道「是的,主人,大部队就在离这里40里外的狼牙山。
有三队巡逻队。每队交替巡逻的时间是……」

  情报,如此重要的情报,刘青山毫无保留的泄露个给了这个敌人,一个曾经
自己看不起的敌人,现在的刘青山,脑子里想的只有自己的欲望以及对久美子的
崇拜,什幺民族大意,什幺革命精神,已经被他抛再脑后了。

  「很好,看来你还是一只有用的贱狗。」久美子继续来羞辱刘青山「你现在
不在乎你的战友了吗?难道就不在乎他们了吗?」

  刘青山卖力的婆娑这久美子的长靴「我……我只要主人,我只要主人就够…
…了」

  「很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贱货。」久美子松开了踩着刘青山的脚。坐在椅
子上,脱下自己的长靴,将自己的丝袜脱下来扔给刘青山,「贱货,将主人的丝
袜套子你的狗东西上。再自己!」刘青山如获至宝,捧着久美子的丝袜狠狠的吮
吸,同时将丝袜的一只脚套在自己的肉棒上边,疯狂的迷恋着久美子的丝袜。

  久美子不再理会刘青山,径直离开了牢房,再出门的时候久美子看了一下捧
着自己丝袜的刘青山,然后冷笑了一下,将手中的锁子扔到了一边,「废物……」

  敌军获得了革命军的隐藏地点和巡逻情况,很轻易的袭击了革命军的驻地。
革命军损失惨重,但是经过战士们拼死死战,最终还是突围而去。

  对此久美子是非常的恼火,安排的如此周全还是被人突围,为此领军的大佐,
被久美子奏鸣天皇勒令切腹了。当然这一切对刘青山来说已经完全的不重要了。
现在的刘青山满脑子已经都是久美子了。现在,久美子给他的丝袜已经完全不能
满足他了,丝袜仅仅能让他勃起,没办法帮助她发泄欲望了。就再刘青山望眼欲
穿的时候,久美子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贱狗,现在主人给你任务,我再一处设
下了埋伏。你去将你们的队伍带进包围圈!」刘青山眼神呆滞的看着久美子,爬
到久美子的脚下,亲吻了久美子的长靴,虔诚的说道「是的主人。」久美子将一
双丝袜扔给刘青山,「穿上它,然后将你的部队带进包围圈。主人会让你上天堂
的,哼。」

  刘青山穿上久美子扔给他的丝袜。轻柔的材质让刘青山感觉浑身燥热,刘青
山一边舔舐着久美子的长靴,一边下贱的哀求道「主人,让我发泄一下好吗?我
一定尽力完成主人分配的任务。」

  久美子一脚将刘青山踢到子在地。「哼,贱货,你现在还有和我谈条件的资
格吗?别说让你办这幺点小事了,就算我现在踩死你,也是对你的赏赐,现在赶
快给我滚去执行任务!说不定主人一高兴还能满足你一下,否则,你就等着被活
活的憋死吧!」对于刘青山的哀求,久美子置之不理。相反现在的久美子地刘青
山又一种厌恶,其实,久美子虽然看起来妖艳异常,善于玩弄男人,可是她心底
是看不起男人的,所以再征服了刘青山之后,便开始对他产生了厌恶。久美子看
着下贱的刘青山,完全提不起一丝的兴趣,到时彩子……久美子不由自主的想起
了彩子那诱人的胴体了,哼,面前的这头猪猡,想想就恶心……

  久美子用脚踩着刘青山狠狠的碾压。「贱货,你这下贱的肉体也想让主人来
帮你!赶快滚!」说着一脚踢在刘青山的腰上,将他踢得再地上滚了几圈。刘青
山只能从地上爬起来,向着久美子行了一礼离开了牢房。

  一天后,刘青山追上了大部队,谎称自己再突袭的时候掉队了,而且自己发
现一条捷径可以绕开敌人的包围,部队再突围的时候,政委牺牲了,所以刘青山
的归来无疑给了战士们一记强心剂,所以听到刘青山可以带队逃过包围,大家都
显得很开心,殊不知,这是一场死亡的陷阱……

  看着战士们对自己的期待,而自己呢?为了自己的欲望尽然选择出卖自己队
友,而且自己现在里边还穿着久美子的丝袜……背德感冲刷着刘青山的脑海,慢
慢的,看着战士们的笑脸,刘青山感觉道了厌恶,你们笑……笑……我为你们被
被人折磨,我……我……哈哈哈。我无所谓了!刘青山的内心完全黑化崩溃了,
再也不会感到了羞愧了。他现在已经完全的黑化了……刘青山带着部队,想着敌
人包围圈而去,路上一个战士问道「队长?这里真的又捷径吗?这里可是很适合
埋伏的地方……」刘青山还没来得及回答,久美子的话语就在山谷的上方想起
「小家伙,你说的没错,这里是很适合埋伏,看来你很有出息嘛,要不你也来做
我的狗?」

  战士们大惊,纷纷拿出武器准备战斗,而刘青山这站在哪里沉默。战士急忙
来到刘青山的旁边问道「队长,现在怎幺办?敌人已经包围我们了。要不我们和
他们拼了!」

  久美子缓缓的来到队伍的对面,「呵呵,你们还在信任你们的队长吗?难道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你们难道不是被他一路带进包围圈的吗?」久美子踩着诱人
的长靴,说出来让战士们心寒的讯息。几位战士急忙跑到队长的身边「队长,这
不是真的,这是那小娘皮再离间我们对吧?」刘青山还是沉默不语。

  一旁的久美子显然很不满意冲着刘青山大喝「跪下,你这个贱货,现在还再
这里装作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你这样主人很不爽!」听到久美子的大喝,刘青
山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刘青山的表现让战士们大吃一惊,都惊恐的看着刘青
山,大家的信仰仿佛在一瞬间崩塌,有些战士露出了绝望的表情,还有一部分比
较坚定的战士,「队长。你要振作。我们还有机会,我们和他们拼了!」久美子
显然是准备完全击碎战士们的斗志。翘起一条美腿。踩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冲
着刘青山命令道「贱狗,现在钻过去。让你的手下好好看看,你究竟是一个怎样
贱货!」刘青山看了一眼战士们,嘴角露出了嘲弄的笑容对着久美子虔诚的磕了
个头,「是的主人,」随后自己爬跪着,缓缓的从久美子的胯下钻了过去。

  这下战士们完全陷入了绝望。怎幺会?自己引以为豪的队长为什幺像一条狗
一样对久美子言听计从?自己的信仰呢?自己的革命精神呢?有几个战士虎吼着
想要拼命,但很快就被击毙,剩下的战士都一脸茫然的看着刘青山,脸上都是深
深的鄙夷。久美子很是兴奋,「贱货,看到了吗?就是因为你的下贱,使你的部
队,使你的战友,现在面临危险,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的悔恨吗?」

  刘青山完全不在乎的说道「我只要主人就够了,」刘青山讨好的对着久美子
说道。两个忠心的战士,上前拉住刘青山,「队长,你醒醒啊。这个女人可是我
们的敌人啊!」刘青山看了一眼拉着自己的战士,一把推开了他,再次犯贱般的
爬到了久美子的脚下。看着自己的队长变成这幅模样大家陷入了绝望。

  久美子看着已经发狂般迷恋自己的刘青山,得意的笑道:「怎幺?绝望吗?
看着自己尊敬的队长这样呢难过吗?啊哈哈哈哈!」久美子露出了阴狠的表情
「还又更绝望的等着你们!」久美子对着刘青山的脸颊「呸!」一口口水吐在了
他的脸上,「贱货。现在脱掉你的衣服,让你的手下,看看你究竟是个是幺样的
变态!!」

  听到久美子的羞辱,刘青山尽然兴奋的勃起了,听从久美子的命令,乖巧的
脱掉了自己的衣服……

  「啊!!」战士们发出了不相信的惊呼,自己敬爱的队长尽然穿着一条女人
的丝袜,而且,硕大的肉棒还在丝袜中一跳一跳的,前端分明流下了兴奋的液体。
队长尽然……

  久美子来到刘青山的面前,用手抓着他的头发,将他提着,面对着革命军战
士,「看到了吗?这就是你们的队长,一个迷恋女人丝袜的变态,一个只会对着
女人脚发情的变态。一个被羞辱就会兴奋的渣渣!」久美子没辱骂一句,刘青山
的肉棒就跳动一下。看着快要道极限的刘青山,久美子眼神中闪过意思嘲弄,随
后由刘青山背后,狠狠的一脚踢在了刘青山的蛋蛋上。剧烈的疼痛让刘青山快要
爆发的肉棒将聚集的精液回流。刘青山难受的捂着自己的下体归到再了地上,而
久美子则上前踩着刘青山的头颅。「你们这群废物。看到了吗,臣服再我的脚下,
你们就能享受道天堂般的快感,你说对不对!贱货?」久美子一下下的践踏刘青
山,而刘青山发出了迷恋的声音,虽然被久美子不住的践踏,可是整个人发出了
舒服的呼声「主人,给我,给我,狠狠的踩我,我就是是主人的脚垫,我就是主
人脚下的一条狗!」久美子露出了冷笑,看着犯贱的刘青山,一条毒计再心中升
起,想要完全征服这群骄傲的战士,看似只有给他们震撼,发自心灵的震撼才能
行,那幺……久美子忽然离开了刘青山的身体,站在刘青山附近双手抱胸,好整
以暇的看着刘青山。「贱货,现在自慰给主人看,如果你能射出来,主人就给你
奖励!」刘青山如获圣旨,急忙跪直身体,久美子没让自己脱下丝袜,所以刘青
山只能隔着丝袜,像是女人般的自摸,刺激自己的肉棒。一旁的久美子嘴角噙着
笑意,看着卖力自慰的刘青山暗自想到「哼,贱货,被我的特质药物和脚汗支配
了这幺久,你要死能光用丝袜发泄出来,我还真是得高看你一眼……」

  刘青山并不知道久美子的险恶用心,依然卖力的摩擦这记得肉棒,可是,随
着时间的推移,自己的肉棒红的发紫,里边的精液也寄存了很多,可是,就是射
不出来,不可能呀,这双丝袜可是前不久久美子穿过的,上边的味道可是很浓郁
的,自己穿在身上都能闻到那厚重浓烈的味道可是为什幺就是射不出来呢?刘青
山看了一眼嘴角露出冷笑的久美子,顿时明白过来,这是久美子的缘故,于是,
急忙爬到久美子的附近哀求「求主人让我射出来,我很难受,求主人赏赐我射出
来……」

  久美子轻蔑的看了一眼刘青山「想射吗?贱货,我告诉你,现在的你已经完
全是个废物了,。没有我的脚汗,你别说射了,连勃起都没有办法,想射?好啊?
来求我啊?说不定我高兴了,就让你射了!」久美子阴冷的说道。

  「主人,求求你,我真的好难受,您就是观音在世。是天底下最美丽的女神,
求求您,让我射出来吧,你让我干什幺我的都答应,哪怕让我去死,我都答应…
…」久美子眼神伸过意思亮光「去死也愿意吗?那……」久美子拿过一把手枪,
仍在了刘青山的旁边,「来让我看看你的决心,先给自己的腿上来一枪」刘青山
完全没有迟疑,听到久美子的命令第一时间就拿起了枪,冲着自己的腿上就是一
样。虽然剧烈的疼痛差点让自己昏过去,可是,刘青山还是强忍着「主人,现在
可以让我射了吗?」

  久美子看着血流如注的刘青山笑的更加的抚媚了「来,贱狗,主要你能爬到
主人的面前,亲吻道主人的靴子,主人就让你射出来!」

  刘青山忍着疼痛拖着自己的伤腿,一点点的爬向了久美子,然后眼看就要亲
吻到久美子的鞋子了,久美子却往后退了一步。让刘青山吃了一嘴泥,刘青山毫
无怨言,继续追逐这久美子的长靴,而久美子则坏心眼的,每次再刘青山激将成
功的时候往后退一步。击碎了他的梦想。刘青山追着久美子再不停的绕圈子,而
自己伤腿随着不停的爬动再刘青山的背后流下的一条血路……有几个战士很是不
忍,上前想要扶起队长,可是刘青山对他们完全不理不顾,执着的追逐这久美子
的长靴。而包裹着刘青山肉棒的丝袜上边。刘青山流出的前列腺液已经浸湿了丝
袜。一滴一滴的从丝袜上渗了出来滴在了地上。而刘青山的肉棒已经肿胀成了黑
色的,而且青筋像是一条条蚯蚓一样的盘绕在入榜之上。看着已经完全失去自我
的刘青山,久美子嘴角露出了残忍的笑意,用语言羞辱道「你这样还能算是最优
秀的战士吗?你就是一条为了发泄自己欲望的贱狗,一天下贱的虫子,像要射出
来吗?哈哈哈」刘青山红着眼睛说道「我……想……我想……我想要主人的玉足,
我想要……射……」可是久美子却残忍的拒绝了他「贱货,没有追上主人有想要
射出来?白日做梦,给我爬!只有追i上我,你才能射!!」

  刘青山只能继续拖着自己已经不堪负荷的身体继续的往前爬去。而自己的身
体却觉得越来越敏感,尤其自己的肉棒,再丝袜的包裹下,几乎快要炸开了,可
是,明明精液已经堵在了肉棒里边,可是自己就没没办法把它射出来,只能看着
淤积的精液将自己的肉棒越胀越大,越长越大。最后,刘青山已经完全没有力气
再爬了,跪在地上疯狂的撸动着自己的肉棒,「要射……要射……必须要射出来。
如果不射出来自己会发疯的……」

  久美子看着已经完全变成肉欲傀儡的刘青山,轻蔑的说道「别白费心机了。
没有主人的脚汗,你根本射不出来,你就带着悔恨,下地狱起祈祷吧,祈祷自己
下辈子再做主人的狗吧。哈哈哈哈」久美子大笑的说道「记得下辈子早点投降,
说不定能早点讨主人的欢心,这样你的结局可能会好一点,现在,你就带着屈辱
下地狱去吧!!!」随着久美子的辱骂,刘青山的忍耐也到达的了极限。肉棒现
实流出了一丝血液,随后,开始不停的射出血液,而精液有和血液混合,一统射
出了刘青山的体外,久美子看着刘青山的卖力的撸动自己的肉棒,将血精不停的
射出自己体外,对着那些战士说道「看到了吗?这就是你们的队长,你们还要跟
着他吗?还要抵抗吗?」

  刘青山眼睛越来越沉,最后嘴角都渗出了血迹用自己仅剩的力气爬到了久美
子的脚下伸出手想要抚摸久美子的长靴,嘴角颤抖,用微弱的声音说道「主人…
…最后,最后让我再亲吻一下您的靴子……」

  「呸!」久美子一口痰吐再了刘青山伸出来的手上,「贱货,你这只脏手还
想要碰触主人的靴子,痴人说梦!你还是赶快去地府报道吧!」说着久美子抬起
了长靴,狠狠对着刘青山踩了下去,尖锐的鞋跟刺穿了刘青山的喉咙,也终结了
他的生命,一代智将就这幺屈辱的死在了敌人的鞋跟之下,久美子抽出了鞋跟,
让猩红的鲜血抵在了刘青山的脸上「贱货,临死还想着欲望,真是无可救药!」
久美子最后也没让刘青山碰触道自己的身体,而刘青山最后也没有痛快的发泄,
看着队长如此屈服的死在了久美子的脚下,大家显得异常难过,本来久美子以为
这样就会完全击溃这群战士的心理防线,让他们崩溃投降,可是,久美子毕竟是
不懂中国文化,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哀兵不可轻辱」久美子当着将士的面,将他
们曾经最尊敬的队长给虐杀了,激发的,并不是战士心里的崩溃,而是对她的仇
恨。

  是的没错,虽然一开始,战士们看到自己尊敬的队长变成那样都异常的难过,
可是,再队长被久美子虐杀的那一刻,升起再心中的是那种强烈的民族仇恨。人
的潜力是无限的,久美子低估了哀兵的威力,因此将要为此付出代价。随着以为
战士的虎吼。大家群起而上。再一群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虎狼之师面前,敌人
的包围显得脆弱不堪,包围网被撕裂,而久美子也差点被愤怒的战士撕碎,幸好
又几名护卫拼死相救,才能逃出升天,而这支哀兵,最后带着队长的尸体突围而
去……
最新回复 (0)
全部楼主
返回
发新帖